【厨娘惠美】(02)【作者:1smore】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3655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厨娘惠美(二)

  「啊!」

  惠美转过头去,背后的人换成了国中同学玉嬿。

  「惠美,你都没来同学会喔!」

  从异色的梦境中惊醒,惠美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睡在侦信社的沙发上,整个人全身是汗,连头发也湿了,不停地喘气。

  「你醒了啊?」

  「湘婷……?」

  湘婷用她一贯似笑非笑、时常令人起鸡皮疙瘩的诡异表情望着惠美。

  (是梦……?)

  惠美还在恍恍惚惚之间,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「你一看完照片就突然昏倒了,我们怎么叫都叫不醒你,只好先让你躺在这边休息。」

  「真的是快把我们吓死了!」

  侦信社的职员金凤忍不住抱怨,自己原本就快可以下班,却怕老闆一个人处理不来这突发状况,只好陪着看顾惠美。湘婷见状只好不停打圆场,安抚金凤,又帮惠美递上一杯热茶。金凤并没有恶意,可是个性就是这样直肠子,有话直说。湘婷知道金凤这种外显的个性并不适合做侦信工作,但是又不忍心当初这个小孩刚出生的单亲妈妈求职无门,於是就让她负责办公室的行政庶务。

  「啊!对不起!」

  惠美一看时间,批发市场已经开市半小时,掀开毛毯,急忙想起身,可是一站起来,双腿便猛然发软,头一晕,又倒在沙发上。

  「喂!你干什么?」

  「我……我要去採买………」

  「你人都这样了还要採买什么?躺好啦!」

  事到如今,惠美一丝力气也使不上,整个身体都不听使唤,瘫软在沙发上。
  「先休息一下,等下天亮带你去看医生。」

  即使惠美没去採买,跟冷冻食品、生鲜肉品的批发商前几天下的订单,还是一大早就会送货到店里,陆陆续续打来几通电话,湘婷代昏睡的惠美接了,跟电话那头的司机解释。商家们因为惠美平时做人成功,都能体谅她,能把货品载回仓库存放的就载回去,没办法冷冻处理的,则另外再想办法塞给其他店家消化。夥计们发现没有开店,也纷纷打电话来询问。湘婷这才明白,这个女人撑起了多少人的生活,不禁为她觉得不舍。

  一头乱糟糟、看起来很久没进发廊整理的头发、一张没有好好保养的脸、一双粗糙得不像是女人的双手,这个女人长年忙着工作,白白浪费了这副好身材原本可以为自己带来的丰富滋润。

  撑着虚弱的身体,惠美心想只是最近事情多、吃得随便,导致营养不良,医生却还要她去抽好几管血液做检查,还要吊一袋点滴,觉得很麻烦。但是吊完这袋点滴后,精神恢复了不少,至少比之前这几个小时要有活力。回到侦信社,惠美付了委託的尾款给湘婷,拎着那袋调查结果,尽管湘婷与金凤一再表示担心与劝阻,但还是执意开着自己的货卡回去。

  这个时候,刚好上门的空仔,为这个僵持不下的场面解了围。虽然这间侦信社以女侦探为号召,事实上有些事情还是要靠空仔这样的男人处理。空仔平时以自由记者的身份做掩护,同时又是帮派分子,游走在黑白两道间,靠着挖掘到的各种政商名流、警政律政消息来从中牟利。平日看起来斯文的他,剪着清爽的小平头,戴着一副金框眼镜,但是一旦抓到哪个名人的把柄,便会露出凶恶的本性,狠狠敲对方一笔。

  「怎么啦?」

  「空仔!你看看她,身体都这样了还说要自己开车回去,我不放心啊!」
  「啊!这样真的不好!小姐,不如我来帮你开吧?」

  湘婷送客时还特别叮嘱惠美,说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可以再找她,不要客气,惠美只觉得没事还是不要再来这种地方比较好。湘婷诚恳地握住自己的双手,但是那神情总让她觉得不自在。一直要到后来,惠美才知道,湘婷的脸是整形没做好,所以表情常常显得不太自然。

  (今天是绝对没办法了,但是明天不管怎样一定要开店才行。)

  回程的路上,惠美还要空仔绕去市场,她要跟几间合作的批发商道歉,围成一圈的众人却都连忙要她保重身体,所谓「赚钱有数,性命要顾」。

  但是自认劳碌命的惠美并没有回家休息,还是要空仔载她去店里。虽然今天没有营业,但是厨房那锅卤汁要经常注意各种变化,以免影响了口味。惠美开了中火,重新把卤汁加温,又放了几包请中药行调配的卤包下去调味。这卤包配方是惠美的养母交给她的,比其他嫁妆都还要受用。靠着这独家口味,卤出来的鸡肉、猪肉、豆乾,惠美的自助餐店才顺利养出了忠实的客群。傻呼呼的惠美不明白这卤包配方的价值所在,已经过世的养母也许早就看出这点,所以才将卤包的配方写成一张,卤汁的调配方法写成另外一张,虽然不少人私下跟惠美往来的中药行探听,但是用一样的卤包,却做不出一样风味的菜。

  「小姐!你这锅怎么这么香啊?」

  空仔在后门外抽完菸,被香气吸引,忍不住强烈的好奇心,走进惠美的厨房。
  「要吃吃看吗?」

  「好啊!当然要!」

  惠美夹起几块豆乾与豆皮,切成小段,没多加其他佐料,就这样直接装盘端上桌。

  「这……这豆乾怎么可以卤得这么入味啊?小姐你手艺不错喔!」

  「没有啦!而且我都几岁了,你还叫我小姐。」

  「不然呢?」

  「还是叫我惠美好了。」

  「喔!惠美。我『空仔』啦!」

  那时候惠美还不知道,委託湘婷调查丈夫下落这件事,主要还是空仔在背后运用人脉与眼线,才找到线索,第一印象只觉得空仔这个人还算风趣,也有风度。空仔离开前,惠美又包了一袋卤味让他带走,空仔大笑说今晚不愁没有下酒菜了,又说以后要常来光顾惠美这家店。

  顾着炉火,额头上又冒出了大滴汗珠。已经一天多没洗澡的惠美,觉得全身黏腻不舒服,便想上二楼洗个澡。这栋二楼也是惠美跟着店面一起买下的,之前重新隔间过,想出租给学生,只是一楼的油烟味,使得这层楼经常瀰漫着不好闻的气息,也让三楼住户、左邻右舍不时来跟惠美抗议,环境并不算好,再加上近年来学生数量减少,所以虽然房租便宜,但是四间房间只有一个房客。惠美索性就拿其中一间当成自己的休息室,可以在午餐与晚餐之间的空档,小睡一下,后来因为家里经常只剩她一个人,反而更常在这里过夜,心想一早起来採买也省了一段路,比较方便。

  而且,家里的浴室,设备也不如这里的又新又好。惠美特别喜欢这间装的SPA淋浴柱,强劲的水流沖在身上很舒服,她特意挪动位置,好让水流可以往乳头喷射,从中得到快感,也因此得到放松。

  惠美回想起了那场梦。玉嬿是让惠美初尝性爱美好滋味的人,最亲密的手帕交。惠美原本已经忘记,但是因为那场梦又想起来了,国二那年第一次段考前的周末,到玉嬿家里,在她房间K书,因为两人的成绩都不是很好,能够死背的记不得,需要理解的弄不懂,最后还是嘻笑打闹了起来。玉嬿突然吻上了惠美,接吻那种甜甜的感觉让惠美很喜欢,也吻了回去,来回亲吻几次后,两人的舌头开始勾缠,紧抱住彼此。

  房里虽然开了冷气,可是惠美觉得好热,玉嬿想脱掉惠美的衣服,惠美一开始有点抗拒,但还是在玉嬿的笑容魅惑下,被她掀开了上衣,露出穿着白色内衣的上半身。惠美於是也脱起了玉嬿的衣服,发现玉嬿身上穿的是一件与青涩年少感觉不搭的黑色蕾丝内衣。玉嬿从后面抱住了惠美,隔着内衣轻轻抠弄惠美的乳头,从那两点不停传来愉悦的刺激,惠美紧紧闭着双眼,憋着不敢发出舒服的哼声。那一刻,惠美发现了,那对乳头是自己的强烈性感带。

  惠美侧着头,伸出舌头,舔着玉嬿的耳朵,玉嬿先是发出几声急促的喘息,接着就呻吟浪叫了起来。惠美怕玉嬿的声音太大,轻碰了玉嬿的嘴,玉嬿却忘情地吸吮起惠美的手指。

  「玉嬿……喔……玉嬿……」

  藉着水声的掩饰,惠美在浴室里用左手玩弄右乳,右手伸到蜜穴里,回忆那天与玉嬿之间的激情。

  「阿姨,你回来了啊?还好吗?」

  平常如果秀真回来,惠美会听到大门沈重的关门声,或许是刚刚太陶醉了,所以才没有注意到。

  「啊!对!我没事!」

  像是做坏事被抓到一样,惠美不禁满脸通红,深怕刚刚的喊叫被秀真听到。惠美随手抓了大浴巾围住身体,便打开门想跟秀真打招呼,没想到门外站的除了秀真,还有秀真交往没多久的男朋友景祥,吓得立即把门关上。

  「啊!对不起!」

  「阿姨!没事啦!景祥,你先去开门。」

  秀真把房间钥匙递给景祥,左手拎着那双黑色漆皮高跟鞋。秀真在这里住了快要三年,是附近的大学生,之前就在惠美的自助餐厅打工,是个体贴的女生。身上的套装虽然是在outlet买的,却还是要花不少钱,惠美知道了,便藉着生日礼物的名义,送了那双高跟鞋给秀真,所以秀真非常珍惜爱护那双鞋,每天回来都要再花一点时间细心保养。

  「刚刚在楼下听到郭姐说阿姨昏倒了,所以今天店里休息一天,我都快吓死了!」

  「我没事啦!你不要担心。」

  看到秀真这么担心自己,惠美觉得这女孩比起自己的亲女儿还要亲,可惜再过阵子,等到这孩子一毕业,就要离开这里了,觉得很不舍。

  洗完澡,惠美回到自己房间,虽然是用水泥隔间,但是隔壁传来的叫床与碰撞声,隐隐约约还是听得见,惠美虽然觉得有点尴尬,却又羨慕秀真这女孩可以这么享受性爱,一边用浴巾擦乾头发,一边好奇隔壁的状况。直到听见景祥的低吼,再等到小俩口走进浴室,惠美才敢打开那台女儿嫌弃规格过时、留在家里的笔电,戴起在后火车站买的舞会面具,进到那个网路聊天室里。

  叮咚!叮咚!叮咚!

  「薄情女」一上线,不分老友还是陌生人,便不停传来问候的讯息或图示,瞬间淹没了画面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评论加载中..